关闭
关闭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
当前位置:利发国际娱乐场
家访:解开门上的锁,推开教育的门
发布时间:2018-02-28 09:47:40所属类型:利发国际娱乐场

有时候,我觉得,我们许多时候并没有把教育做对。为了分数,为了特色,为了迎合,我们慢慢忘记了我们是在做教育,是在做人的教育。办学校总是考虑别人的看法,把自己局限得动弹不得,抒发不出教育的真情实感,如同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没有自由,这种自讨苦吃的行为也很滑稽,背后只有一个始作俑者,就是所谓校长的虚荣和别人的期待看法。衣服,整洁美观舒适就可以了,但我们争抢去买奢侈品,那衣服不是给自己穿的,而是穿给别人看的。

为了安全,我们绑架了孩子的成长。许多学校连春游等最常规的活动也不敢组织了,有的学校把稍有风险的体育项目、学生实验都取消了,“生活即教育”“实践是更重要的学习”几乎成了一句空话。有生活就免不了有伤害,走出家门就有危险,怕危险的最好方法就是不要出门,怕伤害就什么也不用学了。其实,我们不怕孩子掉到水里,掉到水里社会生活就发生了,呼救、施救等一系列过程就产生了,这才是真实的生活和成长,这才是真正的安全教育和锻炼。

不得不说,分数和安全是挂在学校门上的两把锁,把教育的门锁的严严实实,缺少了空气、阳光、水分,做教育几乎做到了窒息,一群人拥挤在一个关着门的黑屋子里也就不知道运动的快慢和东南西北中,因为我们缺少了参照物,没有了方向感,所以,局外人往往比起业内人更是明白人。解开锁,推开门,方法肯定不少,但家访却是很好的方法。

20180228102.webp.jpg

家访不仅闪烁着老师追寻理想的执着精神,更闪烁着老师深入现场的田野精神。教育来源于生活,生活来源于田野。今天,是一个信息化和城市化的时代,很多人远离了田野,不少老师从入职到如今,几年、几十年都没有去过田野体验到地的厚重,天的高远,多年来,如同一只木桶,似乎感受得到知识在缓缓渗出,却未曾汲取;桶里的水一天天浑浊,对工作的积极和热情都随着日复一日的平淡与消极涣散在这水中;甚至木桶的周围都长满了青苔,思想与教学方式都固化到无以应对孩子们的活泼与灵动。家访,带着老师们到田野里走一走,到孩子的家里看一看,面对面地与孩子们聊一聊,淳朴的自然、活生生的真实像一把灵魂的钥匙,再次开启每一位老师对教育的梦想之门。家访,让老师们体验万物的生长,自然的力量;体验柏拉图的“洞喻”:亮光在你背后,生命期待着我们的“蓦然回首”。家访,漫步在一年四季,春日的鲜花,夏日的小溪,秋天的明月,冬天的残阳,敲醒了老师们麻木的灵魂,聚拢了涣散而又懒惰的心,从而以更为美好的风姿走进我们日臻完满的生活。老师,只有生活的完满,才会有对教育的虔诚,才会有对学生的热爱。一个优秀的老师无不是渴望美好生活、具有田野精神的人,老师的生命成长仅仅靠呆板的理论说教和关在屋子里的实践,一定会是畸形的。

家访让我们对人的内心的复杂性有了更为深切的体验,不仅了解了生命的伟大和宇宙的博大,更感受到了生活的丰富与人性的丰厚。在学校,几千人穿着一样的校服,看上去都差不多,但家访你却发现每一个学生的处境其实是不一样的,有的孩子的生活条件差到让你不想接受。回忆家访的整个过程,留给我许多难忘的记忆。忘不了那些坚强的孩子、那些心怀殷切希望的家长、那些特殊的家境、那些艰辛的家庭、那些家庭教育的缺失……所有这一切都在我心头萦绕,留下刻骨铭心的记忆。

20180228101.webp.jpg

家访故事分享


秦知强,一位高三的同学,三岁失去父亲,家中一贫如洗,家里除了灯泡没有能用的电器,除了床没有一样家具,衣物已洗得发白,厨房已熏得黢黑。家中房子修了一层便由于资金短缺而停工,处处可见裸露的红砖、水泥和钢筋。特别是我一走进孩子睡觉的房间,看到孩子床上的那些简简单单、破破烂烂的被褥,我一下子喉咙哽咽了,眼眶湿润了。她母亲说孩子很听话,有时放学回家大人有事要忙时就自己做饭,家长还说孩子很自觉,学习几乎不要家长操心,生活上又体谅做娘的……听完家长的话,我心潮澎湃:为自己平时与这些“穿衣薄”的孩子交流得太少、过问得太少而自责;为孩子在相对困顿的家境中仍保持积极乐观昂扬的面貌而欣慰;为对他了解得太少,对孩子身上的亮点发掘得太晚而愧疚,孩子的表现远比我的想象还优秀!孩子虽然从小就没有了父亲,成长中缺少了父爱,但孩子却得到了良好的母爱,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他的母亲跟孩子的情感、言语、表情的交流以及思想的互动等“母爱责任”从来就没有缺席过。在这里,孩子和孩子他娘给我上了生动一课!

罗阳,家住工农镇虎星村五组,到他家真是不容易,我们老是走错路,费时一个多小时才到达了他家,我们围炉而坐、促膝而谈两个小时,孩子爸妈说,知道你们今天要来,我们昨晚想的太多而没有入睡,我们家很穷,孩子读书十几年了,今天是第一次有老师来我们家,并能在家里和我们一起吃饭,我说,别想那么多,因为孩子我们有缘,老师也是你们家庭中的一员,我们是带着美好而来,家穷就望儿长大。说穷,论物质,是有一点,论精神,他们一点儿也不穷,非常富有。罗阳两岁那年,孩子他爸就去山西挖煤,才干了三天,就被煤埋了,幸运抢救的及时,只伤了左手两个指头,空着两手就回来了。在家没几年,挑水又摔伤了坐骨神经,致使左腿尽乎瘫痪了四年,靠着天天敷草药和求生的坚强,慢慢好了。屋漏偏遭连夜雨,前几年,家里修房子,一堵墙坍塌炸伤了三人,家里所有的挣钱都是为了这三人的治病疗伤,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艰难。孩子他爸说,这些年多苦了孩子他娘,要说离婚她有太多的理由,可他娘风里来雨里去,日出日落,年复一年,和我们一起经历磨难和不幸,扛起了这个完整的家。家是孩子生长的土壤,无爱的婚姻,最受伤害的是孩子,有爱的家庭,人人心中都是暖暖的,和睦的家庭是给孩子最好的礼物。在这里,我看到了这个家庭“不卑不亢、不怨天尤人、积极乐观、昂扬向上”的精神,也找到了一个问题的答案——什么才是一个好的家庭:家和有爱温暖,父慈妻善子孝,有快乐时互相分享,有痛苦时不离不弃。

20180228103.jpg

家访中,最惊心动魄的莫过于去李瑞家[白朝乡分水村一组],今天,其实,蜀道不难,去李瑞家才难,道路是只有小车那么宽的单行道,而且是在悬崖峭壁上曲折弯急的土坝路,我们去时,单行道上还结着冰,好几次遇险打滑,后车轮近乎悬在半空中,不敢想象再向前一步的后果,所以,家访也是有风险的。穷乡僻壤用在李瑞家所在地就太恰如其分了,大山深处,人烟稀少,一个村不到四十户人家,一个组也就十户人家,找不出一块像样的田地,只能种出点土豆和玉米,暑假天,高林枫、高绪奎、辛晓辉三位老师去家访时,房子仅靠几根柱子支撑,没有门,更无窗,八面来风,从头凉到脚。这次去,房子是修好了些,但屋子里一台十四寸的电视机落满了灰尘,在角落静默得诉说着这家人的苦难,几个低矮破损的木凳传达着主人的盛情。生于一九三三年八十五岁的老祖母为了孙儿,为我们做了一顿天下最深情的饭,吃着碗中的饭,心头一阵子心酸,端百姓碗,感百姓恩,育百姓娃,任重而道远。临别时,我给孩子讲,人生有两个不能选择,一是我们的父母,二是我们的出生地,但你必须选择奋斗,好好学习考上好大学,从这里走出去,去追求和过上美好生活,我和老师们都给孩子拿了点新年钱,并祝福他们春节快乐,幸福安康!在这里,我明白了:苦是生活的原味,累是人生的本质。

就现实的教育而言,分数、迎合与逐利让我们离教育越来越远,更多的是在教化和驯化,做着本末倒置的事情。德国哲学家卡尔?雅斯贝尔斯曾说:“所谓教育,不过是人对人的主体间灵肉交流活动(尤其是老一代对年轻一代),包括知识内容的传授、生命内涵的领悟、意志行为的规范、并通过文化传递功能,将文化遗传教给年轻一代,使他们自由地生存,并启迪其自由天性”。因此,教育的落脚点是让受教育者自我成长。人作为一种精神存在,心灵需要受到启迪,灵魂需要被唤醒,从而实现精神的生长,生命力的提升。

家访让教育者与被教育者发生灵肉的交流与互动,走进彼此的心灵,携手探寻人生的奥秘,而不是停留于单向的知识灌输。通过家访,我们问津的是生命内涵的领悟、意志行为的规范、优秀文化的传承、悲天悯人的公益精神的回归,在行动中、在思索中、在真实中对教育进行着深刻而富有颠覆性的批判与重构,用力做个文化的托命人。

家访,解开门上的锁,推开教育的门,教育本该是你醒来的模样,左眼的智慧,右眼的天赋,原来你就是我笃行的力量。

家访,解开门上的锁,推开教育的门,生命本该是你鲜活的模样,老师的学生,父母的孩子,原来你就是我虔诚的渴望。